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加快发展数字经济,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发展数字经济给县域高质量发展带来了重要历史机遇,县域也成为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重要场景。推动县域经济数实融合发展是促进县域产业提档升级、推动乡村产业振兴、实现县域高质量发展、全面推进县域现代化的重要抓手。

推动县域经济数实融合具有重要的时代意义

  随着我国城镇化进入新阶段,县域在集聚人口、带动就业和发展产业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县域是数字经济落地的具体场景,一方面,有助于数字技术和数字经济开拓下沉市场、寻找新的应用场景;另一方面,数字经济与县域经济的互相激发,也能最大限度激发创新创造潜能。

  县域数实融合构建县域新发展格局。通过数字平台发展农村电商、跨境电商已经成为很多新农人的重要创业手段,县域数实融合开创形成了县域就业创业的新机遇。在改革开放初期,正是调动了农村的“草根创业”活力,乡镇企业的“异军突起”迅速改变了城乡面貌。充分发挥数字红利的带动作用,可以充分调动县域本土资源,开创县域新发展格局,有效应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带来的风险与挑战。

  县域数实融合打造共同富裕产业链。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形成了整合县城、乡镇和农村的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城乡农工互补的产业链。这个产业链依靠广大农户、企业和其他市场主体广泛参与,实现了产业链不断延长,价值链不断提升,并通过一系列的利益分享机制,将产生的价值和利益留在县域。

  县域数实融合形成新型工农城乡关系。充分发挥数字技术的链接优势,通过数字链、产业链的联动功能,把县域城乡社会连成了一个资源、要素和价值互联互通的整体,实现了县域城乡融合发展。县域社会又进一步通过数字技术跟北上广深等大城市联系起来,成为国内大循环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县域数实融合推进了制造业产业集群的高质量发展,夯实了现代产业体系的基础,提升国际循环质量和水平。

县域成为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重要场景

  县域经济有着复杂的产业形态,县域产业也存在着区域差异和发展水平的差异。近年来县域产业数字化转型成为了全面推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各地也结合自身优势,形成了诸多因地制宜、因时制宜的县域数实融合场景。

  从餐桌到田园,数字技术与农业产业链的深度融合。农产品电商是县域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表现形式,但是这并不仅仅是打通了农产品上行的通道,而是数字经济对于产业链的全方位和全链路改造的过程。具体来说,很多县域拥有优势农产品,但是这些农产品要真正转化为畅销的电商产品,还需要对农产品进行加工、包装、运营,使初级农产品转化为符合城市不同消费群体需求的商品。数字经济的发展对农产品的质量和供应提出了要求,这就需要对农产品的种养殖环节进行全方位的改造。进一步来说,县域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实体经济作为支撑,比如农产品电商需要县域内的农产品加工业和包装物流等服务业进行配套和支持。在这个意义上,县域农产品电商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过程,这个过程也是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农业的多种功能不断开发,农产品的档次和品质不断提高,县域产业链也不断延伸,县域价值链也不断提升。

  中小企业“触网”,县域制造业集群数字化转型加速。传统制造业产业集群在我国制造业体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许多中小企业通过密切的产业链合作形成在特定地域上集中的生产集聚。这些产业集群很多分布在县域,他们生产的某一类产品往往在我国乃至世界供应链中都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近年来县域中小制造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速度明显加快,尤其是浙江福建等地的传统产业集群纷纷开始通过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解决产业集群的信息汇集分析和生产调度协调等问题,提高了制造业产业集群的生产效率。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在一定程度上是中小制造业产业集群应对土地和劳动力生产要素制约的手段,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传统产业劳动力密集型的特征,推动我国传统产业集群向技术密集型方向跨越式发展。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对全面提升我国制造业水平,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建立现代产业体系具有重要作用。

完善融合机制,全面推进县域数实融合发展

  扎实推进县域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需要具体分析数实融合的具体场景和具体过程,补齐发展短板、夯实发展基础。

  夯实数字经济的产业链基础。数字经济发展需要补齐县域的信息基础设施短板、数字素养人力资本短板。但是从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互相促进、互相配合的关系出发,也需要认识到数字经济发展需要夯实产业链基础,发挥实体产业对数字经济的支撑作用。建立农产品加工体系,通过对农产品的半加工、深加工,提升农产品附加值。加大县域商业体系建设,完善仓储物流体系,扩大农产品销售范围,平衡农产品季节性波动。

  探索数字经济的利益机制。探索建立数字产业链跟当地政府、农户的利益连接机制,探索建立更合理的价值链分配机制,把更多价值留在县域。发挥平台企业对县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促进平台企业更好下沉乡村、扎根乡土,探索平台企业与其他市场主体的“有机嵌入”路径,建立了解乡村社会、长期合作共赢的机制。

  完善数字经济的治理机制。各地政府需要探索形成县域农业产业链数字化的产业治理机制,探索形成支持县域农业产业数字化的政策合力,加大对相关企业的招商力度,加大数字农业产业园、物流园等基础平台设施的建设力度。

  加大县域数字的人才供给。一方面,数字经济是现代经济的产物,因此县域数字经济从业者需要有较高的数字素养和市场经营能力;另一方面,数字经济与县域实体经济的顺利融合也需要充分考虑到县域产业和县域社会的本土性。县域数字人才既要“通天线”,又需要“接地气”,发掘和培育这样的数字人才成为县域数实融合的关键。

转引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付伟,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主要研究领域为经济与科技、农村社会学、历史社会学。在《中国社会科学》《社会学研究》《社会》《开放时代》《光明日报》等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并多次被《中国社会科学文摘》转载。出版学术专著《城乡融合进程中的乡村产业:历史、实践与思考》。曾获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对策信息一等奖,获国家级青年人才称号。

发表评论